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学园地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哲学底蕴、时代特质与法治理路
日期:2020-03-18 来源:铜陵市郊区人民法院  浏览次数:
 

 

 

论文提要: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酝酿、提出和开展,是我们党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活学活用,彰显哲学中科学性、实践性、发展性、人民性相统一的底蕴。在隐性特质方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体现出高度的时代契合性、实践推动性和价值皈依性。新时代,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蹄急步稳,从全面推开、纵深推进到长效常治,需要严密法治思维,筑牢法治之网,强化法治之力,严守实体公正和程序正当的司法生命线。

(全文共9098字)

 

 

主要创新观点:

1.从哲学视角解读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项斗争充分闪烁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性光辉,是现阶段防范化解重大社会风险的重要之举。

2.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内蕴着高度的时代契合性、实践推动性和价值皈依性等隐性特质。故而,应增强专项斗争的自觉性、主动性和创造性。

 

 

 

2018年初,党中央、国务院联合发布了《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我们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对社会现状深入分析和对社会主义法治深入思考后作出的战略性决断,是现阶段攻坚克难,防范化解社会矛盾和风险的重要举措,被赋予了厚重的哲学底蕴和时代特质。

 

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哲学底蕴

中国共产党历来倡导学好哲学、用活哲学,以提高思想认知,改进工作方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决策部署,是对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论的自觉运用,体现出深厚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底蕴,是闪耀着马克思主义哲学理性光辉的典范。从辩证唯物论、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的角度来认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深刻内涵和重大意义,有助于提升扫黑除恶的认识站位,增强专项斗争的自觉性、主动性和创造性。

1.哲学自觉:在认识社会风险过程中回应现实

哲学是人类把握世界的基本方式,总是与人们所处的时代紧密联系。马克思主义哲学抛弃了形而上学的抽象思辨,直面现实社会,在批判和引领现实社会中实现自身的价值。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酝酿、提出和开展,绝不是决策者突发的奇思妙想,也不是脱离中国社会状况的标新立异,它根植于我们这个时代所处的社会方位,是对社会本质问题和社会发展矛盾的回应,体现了党中央决策部署回应现实热点、解决现实痛点和难点的哲学自觉。党的十九大报告作出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的重大论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前进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越是前景光明,越是要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全面认识和有力应对一些重大风险挑战。”[1]社会发展过程中,我们面临着多种风险并存、多种矛盾交织、多种不确定性因素同在的情形;社会发展领域中,我们面对的是隐患增多、挑战加大、风险潜藏的现实状况。因此,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理所当然地成为新时代党和政府确立的需要打赢的“三大攻坚战”之一。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部署,这是对我国社会发展现状、阶段性任务和未来发展方向的深谋远虑,表明了我们党在认识社会风险的过程中,抓住了社会基本矛盾,找到了防范和应对社会发展过程中风险和矛盾的精准之策。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纲领,秉持了批判与革命的精神,清晰回答了时代所要中国共产党人回答的历史课题。我们党自诞生之日起,就致力于抓基层、打基础、谋长远、暖民心的工作,把“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使命写进自己行动宣言中。黑恶势力自古以来就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人格尊严,威胁社会和谐稳定。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影响基层政权稳固和社会大局稳定。从2000年底由公安机关部署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到2006年中央政法委牵头的全国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再到如今升格为党中央、国务院部署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我国打击黑恶势力的专项斗争从未松手歇脚,而且始终保持着高压态势。每一次专项斗争都内蕴着新思想和新理念,这充分展现了专项斗争立足现实、回应现实、解决现实问题的哲学自觉。逻辑和历史要求我们在现实中寻找解决路径,既然社会发展过程中有黑恶势力毒瘤,我们的工作关注点和着力点就应全面而深入地扫除黑恶势力毒瘤,塑造风清气正的社会生态。

2.理论品格:在防范社会风险道路上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的理论品格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精髓和灵魂,已经内化为我们党代际传承的红色基因。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部署是党中央运用实事求是哲学方法论的必然结果,有其深刻的社会历史背景和现实考量因素。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提出和部署,不罔顾实际,不超越实况,充分尊重了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实践和社会主义法治建设规律。一方面,实事求是地对黑恶势力进行精准定性,精准确定打击范围,做到“有黑扫黑、有恶除恶、有乱治乱”。建国70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基层面貌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但涉黑涉恶问题依旧存在,受执法和社会转型等环境因素影响,基层仍有黑恶势力滋生的空间和蔓延的条件,而且相较以往,黑恶势力的组织形态和行为手段出现新变化、呈现新特征,一些黑恶势力犯罪手段趋于隐蔽,有的甚至披上“合法”外衣。针对基层特别是农村地区现状,确定了本次扫黑除恶的重点整治范围是涉黑涉恶治安乱点、重点行业和领域的管理、黑恶势力的“关系网”和“保护伞”以及基层社会治理的短板等问题;另一方面,实事求是地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部署,在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有计划、有组织的确定实施步骤和打击范围。针对黑恶势力的特点,既要打击震慑黑恶势力本身,也要深挖根治黑恶势力滋生的土壤,更要形成遏制黑恶势力滋生蔓延的长效机制,最终提升人民群众的满意度和幸福感。

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采取了系列行之有效的举措防范和化解社会风险,在应对社会发展新情况、新问题的实践过程中,逐渐形成和发展了社会治理新理念、新手段和新路径。在防范社会风险的策略上,习近平总书记突出强调要发挥党的领导和人民主体的政治优势,坚持依法严惩、综合治理、源头治理、标本兼治的策略,这凸显了扫黑除恶充分尊重我国国情,一切从实际出发,从人民群众的安全利益出发的实事求是的实践品格;在防范社会风险的行动上,习近平总书记重视从制度、机制、政策和工作上积极推动社会矛盾的预防和化解,把惩治黑恶势力与反腐败、基层“拍蝇”、社会治理结合起来,这体现了既要扫除黑恶势力本身,更要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从而形成长效机制的新思想和新思路。

3.工作思维:在化解社会矛盾措施上辩证统一

习近平总书记说,“问题是时代的声音,每个时代总有属于它自己的问题。”[2]人类认识和实践活动,从根本上说是不断认识矛盾、解决问题的过程。黑恶势力是社会发展过程中矛盾的具体表现形式,强化问题意识、坚持问题导向,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作为化解社会矛盾工作的突破口。现阶段,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成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凸显出中国共产党对人民利益诉求的充分考量和尊重,国家重视人权事业,保障人民安居乐业。一方面,各级党委和政府紧抓社会发展中主要矛盾,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摆到了突出位置上,主要领导亲自抓,担起第一责任,全力支持扫黑除恶工作。同时,为政法机关依法办案和有关部门参与办案提供保障,对涉黑涉恶的大案和要案,要一查到底,深挖案件背后“关系网”和“保护伞”;另一方面,抓矛盾的主要方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不可能一蹴而就和面面俱到,要聚焦重点人群和重点行业,攻坚重点案件、攻克重点地区,抓住案件的重点环节和时间关键节点,集中力量对涉黑涉恶大案、要案和典型案重点打击、各个击破,达到以点带面、纲举目张的效果。

唯物辩证法揭示了世界普遍联系的特性,要求我们在化解社会矛盾过程中,运用普遍联系的观点,准确把握客观实际,妥善处理、协调各种重大关系,增强工作的系统性和整体性。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思想贯穿着普遍联系的辩证思维,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强调增强专项斗争的大局意识。扫黑除恶是党中央的重大决策,各地区部门应着眼大局,提高政治站位,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这一重大部署上,科学谋划、精心组织、严密实施,要坚决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场攻坚战;二是注重提升专项斗争中战略思维能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牵扯面广,涉及地区和部门多,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此,强调发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优势,整合各方资源力量,行政、政法、纪检和党组织等部门各司其职的同时又要通力合作,齐抓共管,形成联动,综合运用多种手段预防和打击黑恶势力带来的各种问题。可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战略层面折射出辩证联系思维的魅力。

马克思主义哲学之所以是时代精神的精华,在于其立足发展和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在对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的判断和理解过程中,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始终没有脱离建国以来历次打黑除恶的历史延续,恰是根据以往的具体情况来研究黑恶势力新情况和新问题,立足于以往的打黑除恶斗争经验,满足于人民群众对社会主义法治、安全的新要求和新期待,继承和发展了先前的打黑除恶斗争模式。从以往的“打黑”到如今的“扫黑”,一字之差,彰显的却是对以往打击黑恶势力的内容、形式和意义的深化以及打击广度、力度和深度的质的提升。显然,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尊重了历史规律,顺应了时代发展要新求,深刻回应了民族复兴和人民幸福的现实需要,是马克思主义辩证发展观的深刻体现,具有不容忽视的现实意义和时代价值。

4.价值向度:在维护社会稳定局面中面向人民

坚持人民的主体地位,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价值导向和人文关怀的根本体现。“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是我们党始终坚持的根本观点。”[3]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在维护社会稳定方面,坚持马克思主义人民史观,密切联系群众,秉承人民利益至上。扫黑除恶本质上是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过程,是一场面向人民、为了人民、依靠人民的专项斗争,深刻体现了现阶段我国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是合乎社会发展规律性与党的合法执政目的性的统一,回答了“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的时代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4]安全利益是人民群众的首要和基本利益,是追求美好生活的前提。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剑指威胁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的黑恶势力,并且要铲除其滋生土壤,保障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和社会长治久安,是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的题中之义。所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宗旨是坚持人民安全观,终极目标是实现社会善治和增进民生福祉,是一项重大的民生工程,这也充分体现了我们党的工作始终“与人民站在一起、想在一起、干在一起”的价值导向。

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和改革实践的主体,失去人民群众的支柱性力量,任何深化改革和伟大斗争的目标都无法达成。“思想本身根本不能实现什么东西,思想要得到实现,就要有使用实践力量的人。”[5]人民群众是黑恶势力的知情者和受害者,也必然会成为扫黑除恶的支持者和参与者。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民心工程,其斗争目标的实现,不仅需要决策者全方位谋划的顶层设计,还需要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参与,紧紧依靠人民群众的支持,倾听人民群众的建议,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广大人民群众是我们党治国理政、化解矛盾的力量之源。坚持扫黑除恶根植于人民群众,尊重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和首创精神,一切为了人民群众、相信人民群众、依靠人民群众,发挥人民群众的首创性、积极性和能动性,方可形成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攻坚合力。

 

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时代特质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党中央、国务院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后作出的一项重大部署,这一重大部署尊重历史、顺应时代、引领时代,与时代紧密结合。各级党委和政府着眼于工作大局,形成齐抓共管局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从全面推开到纵深推进。通过善治和法治的双重价值引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为化解社会矛盾和提升人民群众的幸福安全感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工作范本。

1.善于观大势,体现时代契合性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确立了“法制中国”的建设目标并朝着此目标努力迈进。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我们国家解决了诸多历史遗留的法治难题,办成了许多之前未能完成的法治大事。在国情、党情和社情均发生深刻变化的当下,国家正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道路上,稳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人民群众对法治和安全的内涵要求越来越高,这些意味着社会需要更高的安全内涵和稳定标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之所以能够应运而生且顺利开展,在于其契合了时代发展:善于观大势,因势而谋、顺势而为,尊重了国情,顺应了民意,解决人民群众身边的重大关切问题。

任何思想都是现实和时代的产物。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旨在堵住社会风险防控管理中的漏洞,解决黑恶势力侵害人民群众利益的违法犯罪问题。习近平总书记说,“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6]党中央、国务院致力于补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路上的民生短板,对我国的治安环境、基层治理、社会正气做出系统性和前瞻性的思考。从问题导向、思想引导到实践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始终与时代背景、时代环境、时代目标紧密结合,贴近社会实际,彰显民生需求性,具有鲜明的时代气息。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显著的时代特征还在于它的总体性要求和目标任务。党中央站在时代前沿和战略性高度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置于维护社会大局稳定、国家长治久安以及党的执政基础的事业中予以强调,明确了该项斗争要坚持专项治理与源头治理、系统治理、依法治理等治理方式结合起来。要把打击黑恶势力犯罪与防腐倡廉、基层治理、社会生态净化结合起来。同时,强调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要广泛依靠政治力量和人民群众的支持参与,要打早打小、标本兼治。这种注重系统性、协同性和整体性的辩证思维,以及强调中央的顶层设计与基层的自主性相结合的工作思路,是与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背景紧密联系的。

2.主动谋大局,体现实践推动性

政策是连接理论与实际的桥梁,本质上是一种实践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面对十分复杂的国内外环境,要高瞻远瞩、统揽全局,做到既抓住重点又统筹兼顾,既立足当前又放眼长远,在解决突出问题中实现战略突破,在把握战略全局中推进各项工作。”从维护国家长治久安和夯实党的执政根基的高度来认识扫黑除恶,扫黑除恶是一场实践性强的专项斗争,其实践价值在于要求在全社会范围内,全面、深入和持续地扫除黑恶势力,保障社会安定有序。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实践层面注重打击对象的全面性、精准性,在操作层面强调打击的针对性和有效性,进而减少“漏网之鱼”,彻底剥掉黑恶势力的隐身外衣。从《通知》要求来看,重点打击对象涵盖威胁政治安全、侵害基层利益,阻碍基础设施建设、扰乱经营秩序、危害人身和财产安全等方面的黑恶势力,着眼于“扫”,以面为主,点面结合,相比较以往打黑除恶,此次专项斗争整合多部门力量,凝结全民、全党和全社会力量。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重视通过靶向明确的举措推动扫黑除恶过程的系统化、科学化和规范化。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强调要依法从严惩处黑恶势力,要铲除黑恶势力背后的“关系网”和“保护伞’,要强化组织领导和基层组织建设,还要将督导作为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要抓手等等,这些充满战略思维、创新思维、系统思维和实践精神的举措,必然会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实践操作中向深处走、向实里做。

3.尽力干实事,体现价值皈依性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只有干在实处,才能走在前列”。习近平总书记向来注重真抓实干的精神,抓住群众最关心、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扎扎实实为百姓办实事办好事。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积极推动解决人民群众的基本民生问题,不断打牢和巩固社会和谐稳定的物质基础,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社会矛盾的产生。[7]在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引领下,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高位推动、扎实开展,通过善治和法治双重价值体系的建构,突破了单纯依靠严厉打击或道德教化的局限性,为社会矛盾的化解和人民群众的安全幸福指数提升提供了借鉴意义,具有很强的价值皈依性。

《通知》强调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事关社会大局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事关人心向背和基层政权稳固。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在安全、公正、法治的社会主义价值的主导下助推社会公序良俗发展的实践举措,是改善和创新社会治理方式的必要手段,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善政、善治的伦理倾向。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彰显的法治价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黑恶势力犯罪活动扰乱安定有序的社会局面,严重威胁到人民群众的身心健康,通过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有序开展,有效的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和背后“关系网”和“保护伞”,为人民群众创造安全、舒适、安心的生活环境。

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标志之举,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实施依法治国方略的具体行动。基于涉黑涉恶问题在个别地方、部分领域比较突出的现状,各级党委和政府一方面对黑恶势力重拳出击,整治重点行业和领域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维护社会安定和社会公平正义,激浊扬清、清风正气;另一方面广泛发动群众,通过主动宣传和正面引导,营造善于发现黑恶势力、敢于举报黑恶势力、勇于同黑恶势力斗争的法治氛围,向全民普及社会主义法律观念,在全社会范围内树立鲜明的社会主义法治导向。

 

三、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法治理路

“法治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依托。”[8]当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处在从全面推开向纵深推进的关键阶段。在扫黑除恶道路上取得完全性胜利,形成长效机制,需要严密法治思维,筑牢法治之网,强化法治之力,在法治轨道上行稳致远。

1.法治思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之基

法治是人类文明进程中收获的重大成果,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依托。习近平总书记说,“要对法律怀有敬畏之心,带头依法办事,带头遵守法律,不断提高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能力。”[9]法治思维是指运用法律原理和精神,依据法律的规定,思考、分析和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最大程度消除社会不和谐因素。笔者认为,法治思维可以看作是一种依法认识、思考和解决问题的习惯,表现为社会成员“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靠法,抵制违法行为”[10]的内心自觉。法治思维决定着法治方式,在防范和化解社会重大风险矛盾中具有重要的作用。“人民安全要靠法律保障,人民权益要靠法律维护。”[11]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一项政策性强的工作任务,“黑”与“恶”不是典型的法律概念,斗争涉及范围广、领域多,其中的利益盘根错节。因此,需要借助于法治思维厘清扫黑除恶的法律界限。

从《通知》中不难解读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法治框架下有序开展,其目标是扫除黑恶势力及其赖以生存的土壤,法律内涵是认准黑恶势力,明确政策界限,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办案质量和办案效率的统一,兼顾办案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方略上看,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强化法治在化解社会风险中的权威地位,在法治轨道上使得人民群众的利益得到有效维护,权益得到公正对待。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范围上看,应立足于我国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做到轻重有别,注重把握好“宽”和“严”的度,既要依据法理和法律条文,基于黑恶势力犯罪事实、主观恶性、情节轻重、社会危害性和认罪悔罪态度考虑实现惩治的个别性,又要防止片面强调从宽或从严,做到区别对待又罚当其罪,彰显法律的公平正义。

2.实体公正: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之魂

习近平总书记说,“公正是司法的灵魂和生命,公正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12]案件处理结果所体现出的公平公正,是人民群众看得见、最直观的公正,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公正就在眼前和身边。实体公正,其基本要义是:“据以定罪量刑的犯罪事实的认定,应当做到证据确实充分;正确适用相关法律,准确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定罪;按照罪刑相适应原则,依法适当判定刑罚;对于错误处理的案件,及时采取救济方法来纠正和补偿。”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通过行使侦查权、检察权、公诉权以及审判权发挥着主力军作用。故公检法部门是实体公正最主要的阐释者和践行者。对于公安机关来说,实体公正意味着要重拳惩治损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突出问题,严厉打击黑恶势力的违法犯罪活动,确保人民群众受侵害的正当权益能得到及时保护和救济。集中整治重点行业和重点领域黑恶势力违法犯罪行为,保护人民群众人身权、财产权和人格权。随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入了关键时期,很多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阶段,这对司法机关提出了更高要求。人民法院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在办理和审理涉黑涉恶案件过程中将公平正义理念贯彻于始终,有效保护各方正当权益。人民检察院通过依法公诉和依法行使法律监督权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回应人民群众对司法公正的期待和关注。

3.程序正当: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之要

程序正当和实体公正是社会主义法治价值的两翼,各自有其独立的标准和内涵,两者不能互相替代,但互为补充,共同阐释法治公正内涵。程序正当是“一种行为过程的公正,是具有一定时空顺序的行为过程的公正。程序既是事实过程,又是公正价值路径,还是过程公正价值目标”[13]。对于司法机关而言,程序正当是指办案程序方面符合法律规范,能够促进案件实体公正目标的实现,其具体要求是:“严格遵守办案的程序性规定,保障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的程序性权利。司法机关在依法独立行使职权的同时,保障案件办理程序的公开性和透明度。严格按法定期限办案、结案,提升案件办理的质效。”

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司法实践中,规范程序行为,从程序上保障实体公正的实现。《通知》中强调,“要主动适应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切实把好案件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这就要求司法机关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严密程序性思维,以程序正当促成实体公正。重视程序正当,严把案件事实和证据关,客观公正地对事实认定、对证据收集;严把法律适用关,在案件的审判过程中,对案件进行准确定性,正确适用法律;严把权利保护关,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和人民群众的参与权、知情权和监督权;对于黑恶势力犯罪分子权利的限制或剥夺,要经过正当的程序。司法实践中,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不能背离法治思维,不能逾越法律标准,不能违背中央决策精神,各级司法机关而应该在法治框架下善用法治,以法治思维推动工作开展落实,真正实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让人民群众在每一项法律制度、每一个执法决定、每一宗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14]的目标。

 

 

 

注:文中部分文字及观点摘自或参见中共中央、国务院20181月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

 



[1].《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纲要》,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第184页。

[2].《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学习出版社2018年版,第332页。

[3].《党的十九大报告学习辅导百问》,党建读物出版社、学习出版社2017年版,第40页。

[4].《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外文出版社2014年版,第4页。

[5].《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20页。

 

[6].《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学习出版社2018年版,第39页。

 

[7].《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第223页。

[8].《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第85页。

[9].《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央文献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2016年版,第209

[10].《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央文献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2016年版,第213

[11].丁国强:《扫黑除恶是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关键一役》,载于《人民法院报》,201921日。

[12].《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纲要》,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第103页。

 

[13].王海明:《伦理学原理》(3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10页。

[14].《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纲要》,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第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