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法院介绍 新闻动态 审务公开 法官风采 诉讼服务 联络平台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今天是:
  法学园地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园地  
 
惩治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无理缠讼行为研究
 
发布日期:2016-11-07 15:55:40 点击数:9598
 

惩治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无理缠讼行为研究

 

论文提要:

在当前市场经济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应用法律手段解决社会矛盾成为了文明进步程度的新标志。但随之而来的不和谐音是全国各地频繁出现了诉讼当事人为达到非法目的,采取各种虚假诉讼、无理缠讼等手段进行恶意诉讼获得财物的现象大量存在。恶意诉讼行为不仅严重破坏了司法诉讼制度、侵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突显了我国司法改革转型时期面临的诉讼诚信困境和制度困境。种种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无理缠讼的诉讼乱象,更是当前司法实践中迫切需要惩治的问题之一。虽然我国民法通则、宪法和相关诉讼法规定了诚实信用和社会公序良俗等原则,但尚不足以惩治、遏制虚构事实、无理纠缠诉讼、滥用诉讼等不法行为。笔者亦通过对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无理缠讼行为概念内涵、产生原因、发生的历史和现状的分析、类型的整理,探讨惩治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无理缠讼行为单独构成犯罪的必要性和基本要求及刑事责任的可能性,目的在于能够为填补法律空白做一些初步的探索。恶意、虚假诉讼诈骗行为一方面构成了对诉讼秩序的极大破坏,另一方面亦侵害了他人的合法财产利益。在民事制裁无法遏制这一现象的时候,无论从应然角度还是实然的需求上,适时的增设诉讼诈骗罪引入刑法分则来惩治虚假、恶意、无理缠讼的行为是十分必要和值得期待的,这样可以更好的保障诉讼当事人自由行使诉讼权利,充分保护其合法权益。全文共7697字。

 

 

主要创新观点:

在当前立法缺失的情况下,恶意、虚假诉讼诈骗行为虽然从构成要件上符合诈骗罪的规定,但将其作为诈骗罪处理并不能完全反映出该罪在手段上的特殊性、在危害结果上的双重性等特征,实属无奈之举。恶意、虚假诉讼诈骗的犯罪行为是一种新型的诈骗犯罪,对其单独定罪量刑是罪责刑相适应原则的必然要求,也是完善刑法分则体系的必然要求。因此,在条件成熟时立法应当设立单独的诉讼诈骗罪,以打击犯罪、保护法益。在此,笔者大胆设想对将诉讼诈骗罪加入刑法分则条文中。

    诉讼诈骗罪作为妨害司法罪的个罪,其在分则中的位置宜为在第307条中增加一款:

    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故意以伪造证据、指使他人作伪证等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式提起民事诉讼、或向人民法院提起依据以上方法取得的虚假公证文书、仲裁裁决的强制执行申请,造成人民法院错误判决或者执行,从而非法占有数额较大的公私财产,或者造成正常司法活动秩序严重破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一、        虚假、恶意诉讼、无理缠讼行为的界定及产生原因解析

(一)     虚假、恶意诉讼、无理缠讼行为的概念

恶意诉讼的概念较为宽泛,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笔者认为,广义的恶意诉讼是指凡是动机不纯,目的不正的诉讼行为均可谓之恶意诉讼;狭义的恶意诉讼是指当事人出于故意或重大过失,没有合理和合法的诉讼依据,违反诉讼目的,把诉讼作为侵犯国家、集体和他人合法权益的手段,谋求非法利益或意图使他人受到财产或精神上的损害,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而法律实务中多将恶意诉讼称之为虚假诉讼和诉讼诈骗,我国学者亦有将诉讼诈骗称之为诉讼欺诈或诉讼诈欺。虚假诉讼是指当事人之间恶意串通或者当事人单方采取虚构法律关系、捏造事实、伪造证据,唆使他人帮助伪造、毁灭证据、提供虚假证明文件、鉴定意见等手段,通过诉讼、调解、仲裁等能够取得各种生效民事行政法律文书的方式,或者利用虚假仲裁裁决、公证文书申请执行的方式,妨害司法秩序,损害国家、集体、他人合法权益或者逃避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行为。(1)广义的诉讼诈骗,是指欺骗法院,使对方交付财物或财产上利益的一切行为;狭义的诉讼诈骗,是指行为人将被害人作为被告人而向法院提起虚假的诉讼,使法院产生判断上的错误,进而获得胜诉判决,使被害人将财产转移给行为人或者第三者所有,或者由法院通过强制执行将被害人的财产转移给行为人或者第三者所有,即针对行为人为非法获取他人财产或财产性利益,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伪造证据并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诱使法院做出有利于自己的判决,从而获取财产或财产性利益的行为。(2)例如甲为达到骗取钱财的目的练习乙的笔迹,并通过伪造借条的方式向人民法院提出起诉,承办法官仅通过核对签名的方式即认可了该借条的真实性,从而判决甲胜诉,其后甲通过申请强制执行乙的方式获取了原本不存在的欠款,取得非法利益。无理缠讼行为是指当事人无正当理由、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滥用诉讼权利,严重损害诉讼相对方的合法权利的不正当的诉讼行为。例如起诉明显不符合立案的标准和条件等。

综上所述,现实中恶意诉讼最常见、且大量产生在民事诉讼过程中是不争的事实,民事诉讼秩序是最易受到恶意诉讼行为侵害的,但是从概念周延角度考虑,我们不应将恶意诉讼仅仅限制在民事诉讼过程中,恶意诉讼行为也可能发生在行政诉讼、甚至在刑事诉讼中,目前对于虚假诉讼、恶意诉讼的案件,因没有统一适用的法律规定,司法部门对于惩治虚假诉讼、恶意诉讼行为也无法可依。笔者认为,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无理缠讼行为应当被刑法纳入其中予以处罚,独立成一罪名,因此为与刑罚谦抑性原则相符合。

(二)我国虚假、恶意诉讼行为发生的历史及现状

恶意诉讼并非当今社会的新现象,甚至可以说,它是紧随着诉讼的产生而产生的。在中国古代即出现有利用诉讼进行诈骗的案例。北宋景祐年间,河南府伊阳县有个女人,幼小时死了父亲。她却冒称姓贺,到贺家来认领家产;邻居证明她不是贺家女儿,因此所认家产被抄没充公了。后来那个邻居死去,女人又到县衙上诉,再次请求归还被抄没的财产,过了很长时间也没判决定案。龙图阁学士尹洙这时任伊阳知县。他盘问这女人:“你年纪多大啦?”女人回答:“32岁。”于是查阅真宗(赵恒)咸平年间户籍:“咸平二年,贺氏死亡,妻子刘氏成了户主。”尹洙问她:“贺氏死后5年,你才出生,怎么会姓贺呢?”女人哑口无言,只得承认假冒了。这年正是景祐三年。3)

     新中国建立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国策确立以后,我国经济建设飞速发展,各类民事法律关系发生的数量也急剧增加,近年来,恶意诉讼的字眼也频频出现在各类媒体上。笔者通过网站引擎搜索发现,2003年广州市发生一起具有标志性的恶意诉讼案件:诉讼一方当事人伪造欠条引发的借款纠纷一案,最终伪造欠条一方当事人和承办案件的法官被追究刑事责任、受害一方当事人自杀的恶性诉讼案件。

(三)我国虚假、恶意诉讼诈骗行为的主要类型

1、伪造证据欺诈型,即民事诉讼中原告通过故意伪造相关证据、捏造或虚构案件事实,试图通过诉讼非法获取对方当事人财产利益。如2013年10月,广东某摩托车销售公司经理王XX因库存一批劣质产品无法销售,遂通过获取刘XX等19人身份证复印件、虚开19份购车发票的方式捏造购车事实,并假冒消费者向人民法院提出起诉,要求广东某摩托车厂承担产品质量责任,此案由于主审法官的渎职行为而使得原告的虚假诉讼获得胜诉,并致使被告公司被法院强制执行赔偿款十几万元。(4)

2、虚假诉讼转移财产逃避债务型,即债务人为达到转移资产、逃避支付债务的目的,以“作为”方式独自或伙同第三人采取虚假诉讼将财产变更为第三人所有的,或使自身处于丧失偿债能力的状态中,达到对应予偿还的合法债权“不作为”的目的,侵害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此类案件小到夫妻试图以假离婚逃避共同债务、关联企业假诉讼架空债权人,大到大型国有企业假破产侵害巨额国有资产,是当前我国虚假诉讼案件的重灾区。例如重庆“康尔寿”的保健食品研究所申请破产案,该企业是中国保健品市场的知名企业,曾于1997—2000年连续4年稳坐国内减肥食品市场销售的头把交椅。而就是这样一个企业,却突然于2002年3月14日向注册所在地潼南县人民法院提交了破产申请。让人吃惊的是,地方法院异乎寻常的办案速度,接到申请后5天正式立案审理,15天后宣告“康尔寿”破产,至4月5日,进行债务清算的小组已经成立。据“康尔寿”粗略估算,近几年来的销售收入接近4个亿。效益这样好的企业,却拖欠国家税款达1752万元;同时,因债务纠纷,还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支付北京残疾人服务中心违约金1949万元。此外,还有退贷款、垫付广告费、税款432万元;而申请破产时,“康尔寿”账面资金只有98元。如果不是重庆一中院及时纠正,“康尔寿”如顺利破产,除国家税收受到损害外,北京市残疾人服务中心的违约赔偿费也将化为泡影。5)

     从诉讼诈骗行为人提起虚假诉讼所持证据的来源分析,可将诉讼诈骗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1)、行为人自己伪造或指使他人作伪证,即运用各种方法虚构民事法律关系事实、伪造相关证据,如借据、合同、担保协议、债务清偿证明等。

    (2)、行为人利用被害人隐私胁迫甚至暴力威胁,以获取相关证据证实虚假债权债务关系。

(3)行为人利用被害人的错误认识,以被害人已经履行完毕的债权文书为证据,要求其再次履行相关债务。

二、惩治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无理缠讼行为的浅析

  对于将虚假、恶意诉讼行为构成刑事犯罪单独设定为诉讼诈骗罪入罪的观点基本是学界的一致认可的。因此,对于恶意、虚假的诉讼诈骗行为,无论是作为诈骗罪、敲诈勒索罪等还是独立成罪,必将会涉及到对其罪刑关系问题的研究。在此,通过对其罪刑关系基础问题的探讨,基于以下几个理由,笔者认为立法应当单独确立诉讼诈骗罪,并分列在妨害司法罪之中。同时为进一步研究诉讼诈骗行为的刑事责任做好铺垫。

(一)单独定罪是保护法益的基本要求

从犯罪的本质来看,由于“犯罪的本质是侵害法益,刑法的本质是保护法益,违法性的实质就是侵害或威胁法益”。6)因此,刑法评价的出发点是犯罪行为对法益是否造成侵害和对社会是否带来危害,而不是行为人是否从犯罪中获取某种利益。也就是说,不论行为人是否获得利益,只要其给权利人的法益带来实际损害或损害威胁,即应构成犯罪。

      1、诉讼诈骗行为侵害的是双重法益。

从恶意虚假诉讼造成的损害来看,诉讼诈骗行为侵害的是复杂客体,即公私财产所有权和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秩序,公私财产权作为直接客体是毫无疑问的,问题在于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秩序是否属于保护客体的范畴?根据主体不同而对法益进行分类的“三分法”,法益可分为国家法益、社会法益和个人法益。其中,个人法益是法益保护的根本,是最广泛、最基础的法益,而国家法益和社会法益则是个人法益在更广阔的范围内抽象出来的共同法益,因为“社会法益能还原成保护国民乃至居民的利益,只有它才应受到刑罚法规的保护”。7对国家法益和社会法益进行保护的目的应当是更好的保护个人法益,故司法活动的正常秩序毫无疑问应当成为法律所保护的客体,现行刑法规定妨害司法罪的目的也就在与此。而相比以暴力威胁、贿买等方法阻止证人作证、指使他人作伪证或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的妨害诉讼的犯罪行为,恶意诉讼诈骗行为对诉讼秩序的破坏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行为人的目的是意图非法获取他人财产,但是客观上造成了诉讼秩序的严重破坏,更何况诉讼秩序一旦受到侵害,其恢复起来要比补偿个人财产利益损失困难的多。正如金融诈骗罪中,行为人主观上为骗取他人财物,客观上造成了金融秩序损害的行为被定性为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一样。对诉讼诈骗行为如何定性也应当综合评价其侵害各法益的程度。综上所述,恶意诉讼的犯罪客体不仅仅侵犯了司法机关的正常司法活动,还侵犯了行为相对人的公私财产所有权。

 

(二)单独定罪有助于完善刑法分则罪名体系

最高人民检察院研究室在20021024日下发了《关于通过伪造证据骗取法院民事裁判占有他人财物的行为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答复》(以下简称答复),第一次对诉讼诈骗行为做出明确规定,依据该《答复》,诉讼诈骗行为只能做以下处理:(1)不构成犯罪,由人民法院依据《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做出处理,对行为人予以罚款、拘留。(2)构成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罪的,依照《刑法》第280条第2款的规定,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3)构成妨害作证罪的,依照《刑法》第307条的规定,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答复》看似对虚假、恶意诉讼的诉讼诈骗行为有了全面的规定,但如此规定,使得虚假恶意诉讼行为或者不构成犯罪,或者构成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罪,从而出现在法律规制方面的空缺,即只强调了恶意诉讼行为对于司法活动秩序的侵害,却完全忽视了对受害人财产的严重侵害,并出现如采取伪造印章外的其他方式进行诉讼诈骗,即使后果再严重,也不构成犯罪的法律真空。恶意、虚假的诉讼诈骗行为社会危害性远比普通诈骗罪严重,但其处罚却比普通诈骗罪轻得多,与金融诈骗罪危害性相当,但对其处罚却也远远轻于金融诈骗罪。其结果就是导致罪刑不相适应,从而损害刑法的正义性,并且会导致无论是诉讼当事人指使他人作伪证还是他人帮助当事人伪造证据的行为都为刑法所评价,而本人伪造证据的行为却可以由人民法院依照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处理,从而造成了逻辑上的矛盾。

综上所述,单纯的虚假、恶意的诉讼诈骗行为如果不构成其他犯罪,处刑相对较轻,在同时符合其他犯罪构成的情况下,仍定诉讼诈骗罪,对于加重的危害结果应作为结果加重犯处理。笔者认为这样规定有效地协调了诉讼诈骗和其他犯罪的竞合问题。既突出了维护司法机关正常活动秩序的重要性,又兼顾了对其他法益的保护。但结合我国刑法,似乎从牵连犯的理论出发,而非用结果加重犯来评价侵犯双重法益的诉讼诈骗行为更加合理,也合乎我国刑事立法的一贯传统。恶意、虚假的诉讼诈骗行为人侵害他人财产权利、意图获取非法利益是其目的,而通过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伪造证据方式进行诉讼则是其手段,在手段行为和目的行为互相牵连,均构成犯罪时,对个案所侵犯的法益、所造成的社会危害应当综合评价,且认定处罚较重的罪更符合主客观相一致的基本原则。

在当前立法缺失的情况下,恶意、虚假诉讼诈骗行为虽然从构成要件上符合诈骗罪的规定,但将其作为诈骗罪处理并不能完全反映出该罪在手段上的特殊性、在危害结果上的双重性等特征,实属无奈之举。恶意、虚假诉讼诈骗的犯罪行为是一种新型的诈骗犯罪,对其单独定罪量刑是罪责刑相适应原则的必然要求,也是完善刑法分则体系的必然要求。因此,在条件成熟时立法应当设立单独的诉讼诈骗罪,以打击犯罪、保护法益。在此,笔者大胆设想对将诉讼诈骗罪加入刑法分则条文中。

    诉讼诈骗罪作为妨害司法罪的个罪,其在分则中的位置宜为在第307条中增加一款:

    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故意以伪造证据、指使他人作伪证等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式提起民事诉讼、或向人民法院提起依据以上方法取得的虚假公证文书、仲裁裁决的强制执行申请,造成人民法院错误判决或者执行,从而非法占有数额较大的公私财产,或者造成正常司法活动秩序严重破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三)恶意、虚假诉讼诈骗行为的犯罪构成简析

依照我国刑法的对犯罪构成要件的相关规定,任何一种犯罪的成立都必须具备四个方面的构成要件,即犯罪主体、犯罪客体、犯罪主观方面、犯罪客观方面。认定恶意、虚假诉讼诈骗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也应从这四个方面入手进行分析。

1、          犯罪主体

犯罪主体,是指实施危害社会的行为、具备刑事责任能力,依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自然人和单位。依此定义,恶意、虚假诉讼诈骗行为的犯罪主体,既有自然人,也包括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即为实施虚假诉讼行为、具备刑事责任能力且依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自然人及单位。

2、          犯罪主观方面

我国刑法理论通说认为诈骗类犯罪必须具有以非法占有目的,所以诈骗罪只能基于直接故意,而不可能是间接故意。而虚假、恶意、无理缠讼的诉讼诈骗行为的行为人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伪造相关证据的方式提起虚假诉讼,并欺骗法院受理诉讼案件并作出错误判决,以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损害他人合法权益获取不正当利益。因此,恶意、虚假、无理缠讼的诉讼诈骗行为人在主观上都是希望、积极追求危害结果的发生,其主观罪过应当是直接故意。

诉讼诈骗行为人在主观上亦不能出于过失。犯罪的过失,是指行为人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的一种心理态度。8诉讼诈骗罪的行为人在诉讼过程中采用欺诈手段,骗取数额较大公私财物,在主观上都是希望、积极追求危害结果的发生,而过失犯罪的行为人不希望而且排斥、反对危害结果的发生,并积极作出补救的措施行为来避免犯罪危害结果的发生。所以,诉讼诈骗罪的主观方面只能是直接故意,重大过失并不是构成犯罪的主观方面。

3、            犯罪客体

恶意、虚假诉讼的诉讼诈骗犯罪行为侵犯的是复杂客体,既妨害正当的诉讼秩序,又损害了相对人合法财产。所以将恶意虚假诉讼诈骗的犯罪行为归入到妨害司法罪中,是当前社会着重保护司法机关的正常诉讼秩序、恢复司法诚信和公信力的迫切需求。

4、犯罪客观方面

从虚假、恶意诉讼的诉讼诈骗犯罪行为方式上,通常表现为积极虚构事实和消极隐瞒真相的两种方式,即以伪造证据的方式,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诱使法院做出有利于自己的裁决,从而获取财产或财产性利益的行为。所以不管是以作为或不作为的方式,目的都是诱使法官作出错误的法律认知,作出错误的判决,从而骗取法院的裁判文书,损害诉讼相对人合法的财产权益。

 

结语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不断深化的今天,正常的民事诉讼秩序对于化解民事纠纷、促进经济发展意义重大,但恶意、虚假诉讼诈骗行为一方面构成了对诉讼秩序的极大破坏,另一方面亦侵害了他人的合法财产利益。在民事制裁无法遏制这一现象的时候,笔者相信,无论从应然角度还是实然的需求上,适时的增设诉讼诈骗罪引入刑法分则来惩治虚假、恶意、无理缠讼的行为是十分必要和值得期待的,这样可以更好的保障诉讼当事人自由行使诉讼权利,充分保护其合法权益。



(1))2012年12月25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在民事审判中防范和查处虚假诉讼若干问题的讨论纪要》

 

(2)张明楷:《论三角诈骗》,载《法学研究》2004 年第2 期,第23页。

 

3陈霞村著:《中国古代断案智谋》,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1995年第1版,54页。

 

5《假破产:企业逃废债务的“常规武器”》,载http://www.lawtime.cn/info/pochan/pochanzw/2006090127644.html ,于2015年6月8日访问。

6 张明楷:《法益初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5月第1版,第3页。

7 [日]西原春夫著:《刑罚的根基与哲学》,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46页。

8高铭暄、马克昌著:《刑法学》,北京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年第5版,146页。

 

 

 

                                   作者:铜陵市郊区人民法院    艾丽

 
【打印此页】  【顶部】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铜陵市郊区人民法院   皖ICP备 13018505 号 地址:安徽省铜陵市郊区南部城区   电话:0562-2896168   传真:0562-2896169   技术支持:志扬软件